中新经纬8月29日电 据港交所29日披露,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零跑汽车”)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公开资料显示,零跑汽车成立于2015年末,是一家智能电动汽车企业,业务范围涵盖智能电动汽车整车设计、研发制造、智能驾驶、电机电控、电池系统开发以及基于云计算的车联网解决方案。

根据招股书,零跑汽车主要聚焦于价格介于人民币15万元至30万元的中国中高端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该公司在2019年7月开始交付第一款量产车型-智能纯电动轿跑S01;2020年5月开始交付智能纯电动微型车T03;2021年10月开始交付中型智能纯电动SUV C11。2021年全年,该公司合计交付43748辆电动汽车,按销量计,在全球纯电动汽车公司中位居第五,在中国纯电动汽车公司中位居第四。

产能方面,零跑汽车在浙江省金华市的工厂生产智能电动汽车以及其核心系统和电子部件,该工厂产线目前具备每年20万辆的整车生产能力。另外,该公司在2021年12月完成收购相关地块,预计于2022年在杭州钱塘新区开始建设新的工厂,预期新杭州工厂占用的地块将超过54.2万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零跑汽车扩产计划颇为激进,但该公司目前尚未实现盈利,每卖出一辆汽车甚至要亏损数万元。

从业绩看,2019年至2021年期间,零跑汽车总收益分别为1.17亿元、6.31亿元、31.32亿元,经营亏损7.31亿元、8.7亿元、28.68亿元。三年合计亏损将近44.7亿元。

以2021年数据计算,该公司合计交付43748辆电动汽车,亏损28.68亿元,相当于每辆车亏损超6.5万元。

对此,零跑汽车表示,公司的智能电动汽车及部件处于早期开发阶段,自成立以来尚未实现 盈利,预期2022年将继续产生净亏损,主要是由于投资于(i)未来车型及智能电动汽车技术的研发;(ii)生产设施以及销售及服务网络的扩张。

另外,由于对公司车辆的需求不足及竞争加剧等诸多原因,零跑科技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收益或会继续产生重大亏损。公司亦可能会产生不可预见的开支,或在赚取收益或实现盈利方面遇到困难、复杂情况或延误。

股权结构方面,据招股书,朱江明、傅利泉、刘云珍(朱江明的配偶)及陈爱玲(傅利泉的配偶)根据彼等之间的一致行动安排合共于零跑汽车已发行股本总额中拥有约31.01%的权益,是公司单一最大股东集团。大华技术、国信证券(002736)、上海电气(601727)香港、红杉智盛、葛卫东等分别持有该公司8.89%、5.7%、4.03%、3.7%、1.81%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亏损已经是新能源车企普遍面对的问题。Wind数据显示,蔚来自2016年以来从未实现盈利,其营业利润在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别为-95.96亿元、110.79亿元、46.08亿元、44.96亿元。小鹏汽车在2019年至2021年营业利润分别为-37.93亿元、-43.84亿元、-67.97亿元;同期,理想汽车营业利润分别为-18.59亿元、-6.69亿元、-10.17亿元。

进入2022年,新能源汽车三剑客业绩不仅未见好转,亏损幅度还在扩大。其中蔚来2022年一季度营业利润同比下降639.6%至-21.89亿元;小鹏汽车2022年上半年营业利润同比下降47.47%至-13.92亿元;理想汽车2022年上半年营业利润则同比下降71.69%至-40.72亿元。

对于新能源车企的持续亏损,浙江华睿投资新能源投资总监张钰涵表示,特斯拉和比亚迪(002594)两大头部车企几乎是仅有的能赚钱的新能源整车企业,反映出只有具备规模效应和成本控制能力的车企,才可以在目前的成本和价格下赚钱。换言之,不赚钱的不是行业,而是没有规模效应和成本控制能力的车企,且这一现象在短期内不仅无法改变,还可能加剧。

东方证券研报认为,疫情后,购车人群收入水平因疫情等受影响,预计新能源车市场格局将发生变化:高收入人群受疫情影响较小,仍然具备较强购买力,低收入人群在疫情后购买力下降,更注重中低端车型的产品力、性价比等,预计新能源车行业将加速洗牌,市场集中度将提升,强者恒强。(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编辑:陈俊明

(责任编辑:周文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