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网 记者 汪青 近年来,在以智能化、电动化、共享化、网联化为代表的“新四化”浪潮的席卷下,自动驾驶行业迎来风口期。据业内人士粗略计算,目前整个智能驾驶市场规模已超过千亿元。随着2019年在技术落地以及商业转化方面均取得不小突破后,智能驾驶赛道正迎来第二轮投资热。

9月2日,在“2022智能驾驶商业化落地与产业发展趋势主题研讨会”上,对于衡量智能驾驶赛道估值,中信证券(600030)股份有限公司全球产业策略首席分析师何翩翩认为,主要应从技术、研发团队和技术落地后能否持续强化和突破三方面考量。以自动驾驶商用车为例,自动驾驶的应用一是为了节省成本,二是解决人力短缺问题,三是解决安全问题,衡量它到底能不能落地就可以从技术的可行性来判断。

迎风口期

目前,国家和地方政府密集出台相关政策、规范、标准及行动方案,从战略层面推动行业发展。

2020年12月,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促进道路交通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和应用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开展自动驾驶载货运输服务。鼓励在港口、机场、物流场站、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工地等环境相对封 闭的区域及邮政快递末端配送等场景,结合生产作业需求,开展自动驾驶载货示范应用,并在做好风险评估和应急预案的前提下,视情推广至公路货运、城市配送等场景,打造安全、高效、智能的物流运输服务。”

随着智能驾驶在特定场景中的商业化落地,再度成为资本追逐的“宠儿”。

上海辰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辰韬资本”)合伙人郭晓斌表示,2015年公司曾在智能驾驶赛道萌芽兴起时轻度参与,此时考虑到技术发展应用等方面,更多的是观察思考寻找更适合的切入角度。直到2019年,无论是技术落地还是朝商业转化层面,智能驾驶行业都取得不小的突破。

“以无人物流车市场为例,根据2021年快递订单数达到1100亿计算,若每单按7元均价总快递订单金额便达7700亿元。在此基础上,若未来实现50%的无人化驾驶,就有超3500亿的市场空间。此外,比如矿山、港口等各个垂直领域的市场规模也在千亿以上,加起来整个智能驾驶赛道的体量或可达到万亿规模。”上海易咖智车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舒亮说。

就目前国内智能驾驶领域项目的整体估值水平,何翩翩认为,“这个问题不能一刀切去说它是高还是低。因为自动驾驶里涉及到很多不同的领域,有乘用车、商用车。在商用车领域,也有落地的时间快和慢的差别,应用场景也有不同。此外还有零部件、传感器等各种细分项目。每一个领域它的估值水平都可以是不一样的。”

何翩翩以传感器举例,一般可分为摄像头、普通雷达、激光雷达。

“在国外,很多此类型的公司都已经在过去两年通过SPAC(即“特殊目的并购公司”)体系上市,那几年国外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资金相对充裕,估值也较水涨船高,但今年SPAC上市的数量有大幅度的减少。其次,过去一两年通过SPAC上市的一些激光雷达相关美股,技术开始能真正落地,未来订单也较具规模,所以这一些公司的估值也开始趋于合理。”何翩翩说。

辰韬资本董事长林新正表示,现在国内创业公司估值比国外要高,原因是在国内的资本市场每一波新兴产业在二级市场都有被泡沫化变现的机会,这个泡沫化比国外要高很多。因而,投资新兴产业投资的时候可能估值很高,但是真正赛道选对以后,投资收益仍十分可观,这可能与中国市场特色有很深层次的关系。

落地仍有挑战

据悉,目前智能驾驶领域市场空间广阔,但真正落地仍有难度。

会上,多位演讲嘉宾均指出,目前智能驾驶商业化已经处在黎明看得见曙光的阶段,但还存在一些障碍和困难需要克服,如在商业上,车辆的成本、运营的成本如何做到比人工更低等;此外,也非常需要标准和法规的支持。

以自动驾驶卡车为例,企业商业模式获得成功取决于其能否建立稳固的行业关系网络闭环。

“因此,能否联合承运人、托运人、 OEMs等行业伙伴深度绑定将至关重要。此外,各企业的合作关系网络也可从侧面反映其自动驾驶系统的技术水平。在各家的盈利模式都尚未得到验证前,团结更多的合作伙伴意味着在未来有望抢夺更大的市场份额。但需注意的是,目前自动驾驶卡车行业的生态圈仍处于动态变化,尚未出现拥有明显排他性的合作关系。”何翩翩说。

同时,自动驾驶卡车还面临制动距离长、车辆控制难度高等技术挑战。受制于更大的体积和重量,卡车相比轿车需要更长的反应时间及制动距离,而高速公路上车辆行驶速度又普遍较快,因此对自动驾驶系统的感知预测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外,作为载重工具,卡车的重量从空载15吨到满载50吨不等,因此其自动驾驶系统的控制算法强调自适应调节,确保在车辆不同装载条件下平稳运行。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半封闭或限定场景技术比较成熟的自动驾驶技术已经走过科学期、技术期打磨,正在向产品期过渡,不同场景的应用也正加速落地。同时,全无人化商业化运营也从单个城市、单个区域的试点,逐步扩大到全国范围,矿山、港口等限定场景的商业化落地应用方兴未艾。

比如,聚焦于解决露天矿运需求的北京踏歌智行科技有限公司在2021年实现营收4000万元,预计今年营收将超1亿元。

“限定场景的自动驾驶物流车一般速度较低,并具备专道专用及路径单一等特别,相较于自动驾驶卡车在市区和高速公路行驶更为安全。但如果在校园和园区的路上行人和矿山里坑洼不平的路况也会增加难度。”何翩翩说。

林新正认为,智能驾驶垂直行业已迈过试验探索期,行业内各企业针对各场景都有相对成熟的技术方案。下半场,各领域的发展重点将放在场景与技术的打磨上,致力于找到更多变现机会。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