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年,北京、上海、广东三地分别新增氢能相关企业211家、251家、385家。河北、河南两地一年内新增相关企业151家、123家。

京津冀、上海、广东三个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已迈过首个示范年。

2021年8月,京津冀、上海、广东三大城市群示范区率先获批,2021年12月,河北、河南城市群随后入选,全国燃料电池城市群形成“3+2”示范应用格局。截至目前,首批三个城市群开展示范工作已满一年;河北、河南城市群首个示范年也已过9个月。

2021年8月,五部门发布启动京津冀、上海和广东城市群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工作的通知,业内普遍认为示范期第一年度考评已经进行。

目前,虽未传出确切的考评消息,但从各城市群示范工作推广进度来看,京津冀、上海、广东城市群作为率先开展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工作的地区,上下游产业链逐步完善,产业优势更加突出,正在从项目落地阶段过渡到氢车批量推广阶段;而河北、河南城市群获批较晚,相关企业不断涌入抢占市场,带动大批量项目落地推进。

根据启信宝数据,最近一年,北京、上海、广东三地分别新增氢能相关企业211家、251家、385家。河北、河南两地一年内新增相关企业151家、123家。五地一年新增达到1121家氢能相关企业。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氢能的示范最初从交通领域开始,但最终需落脚在整个氢能产业。

“目前来看,5个城市群在氢能产业链布局上各具特色,对全国燃料电池产业以及氢能应用发展都将起到很好推动作用。但是,要真正实现氢能产业发展,不仅取决于示范应用,还取决于技术进步、商业模式及政府支持,因此后续仍需合力探索。”林伯强指出。

城市群氢车推广加速

2021年8月,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五部门向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主管部门下发《关于启动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工作的通知》,并在通知中进一步明确了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考评规则。

根据《通知》,考评采取积分核算规则,积分核算对象包括“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应用”“关键零部件研发产业化”和“氢能供应”三部分。

如今,京津冀、上海、广东三个城市群已满首个示范年,河北、河南也已开展相关工作9个月。各地发展的情况如何?

从启信宝的最新数据来看,大量新生企业力量正在不断涌入五大城市群氢能赛道。其中,广东成为近一年来新成立氢能相关企业最多的地方,其次是上海和北京。

“广东氢能产业链着重发展的是中游,燃料电池核心部件这一环节,这一部分很关键,相当于为全国的氢能产业发展铺路,但是广东氢能的上游和下游也需要继续发力。”广州运通氢能总经理王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外,从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应用来看,今年以来,城市群氢车推广较去年加速。今年5月新能源汽车国家大数据联盟发布的《全国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城市群车辆统计与分析报告(2022年4月)》显示,截至2022年4月底,广东城市群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接入量最多,达到2604辆,其次是上海城市群,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接入量达到1512辆,京津冀城市群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接入量达到939辆。河北城市群和河南城市群分别累计接入氢燃料电池汽车480辆和318辆。

五个城市群的燃料电池汽车集中交付和批量推广事件频出。例如,京津冀城市群牵头城市北京在今年实现100台福田智蓝4.5吨氢能冷藏车、40台智蓝氢燃料电池重卡、169辆氢能源公交车等批量级投放。天津的代表事件有30台氢能集卡车和6台氢能叉车成功交付,天津荣程集团20辆氢能重卡交付并投入使用。此外,被纳入京津冀燃料电池城市群的山东淄博首批50辆氢燃料电池冷藏车正式下线投入运营。

上海在8月4日举办了“国家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上海市第一批车辆集中发车仪式”,包括乘用车、客车、物流车、重卡等覆盖第一年度示范应用任务的各类车型。此外,嘉兴首批50辆49T氢能重卡交付羚牛氢能在5月底正式投放运营。

佛山清极能源董事长钱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北京拥有丰富燃料电池汽车应用场景,将来如一部分通勤车使用氢燃料电池车,将非常有潜力。上海的氢能产业经过近几年发展,已在加氢站数量、推广车辆规模等基础条件上极具优势。其次,上海有龙头企业上汽牵头,加上高校众多,人才优势明显,也具备丰富的应用场景。

“广东的优势在于优先建立起了较为完善的氢能产业链,且牵头城市佛山的引领带动作用明显,佛山与周边城市协同发展,带动云浮加入氢能产业发展大局。”钱伟表示。

城市群氢车推广加速,带动国内燃料电池汽车产销规模的快速增长。根据中汽协最新发布的数据,燃料电池汽车2022年8月产销分别完成97辆和255辆,同比分别增长1.4倍和5.7倍;燃料电池汽车2022年1-8月产销分别完成2191辆和1888辆,同比分别增长2.0倍和1.6倍。

多个百亿级项目落地

需要指出的是,伴随着氢能汽车应用一起不断推进的,是更多投资项目的落地。

其中,京津冀、上海、广东城市群作为首批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产业基础良好,产业规模优势凸显,多个几十亿到百亿量级项目在今年相继落地推进。

例如,京津冀城市群中,唐山迁安市总投资52亿元的氢能产业园项目开工;总投资50亿元的同清湖(淄博)氢能产业园项目开工。

广东城市群今年同样氢能项目“扎堆”。据不完全统计,《广东省2022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表》中,涉及氢能领域的项目约有11项。其中包括云浮云城氢能特色小镇、湾区氢谷、明阳新型海洋装备制造、国家电投华南氢能产业基地、宝钢湛江钢铁氢基竖炉系统项目、东莞塘厦东益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等多个十亿至百亿量级投资的项目。

内蒙古包头市同属广东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其自然资源禀赋优势突出,致力于风、光、氢三种能源的协同发展。8月28日,华电达茂旗20万千瓦新能源制氢示范工程项目、电投新未来达茂旗风光制氢与绿色灵活化工一体化示范项目、包头市氢能产业与可再生能源一体化项目集中开工。

上海城市群鄂尔多斯(600295)市在城市群获批一个月后便斩获百亿项目“大单”。2021年9月22日,格罗夫鄂尔多斯中极氢能重卡生产基地和氢能产业生态建设项目签约,总投资高达100亿元。而上海城市群今年企业投资落地项目众多,氢通(上海)新能源、申能能创、液化空气中国、巴拉德、彼欧等公司先后合作落地了氢能源膜材料研究中心、氢气充装中心、研发总部、新能源事业部亚洲区总部、亚洲研发中心、生产制造基地等项目。

此外,河北、河南城市群在五个城市群中获批较晚,但两个城市群迎来项目批量落地带动示范工作加速推广的阶段。

河北城市群内已初步形成张家口牵头引领,带动唐山、邯郸等市协同发展的局面。其中,张家口凭借氢能冬奥会上的表现,先后培育和引进亿华通、海珀尔等氢能产业链企业18家,在氢能产业上形成区域性集聚发展。目前,张家口引进北汽福田欧辉氢能大巴、厦门金龙氢能源、氢奥汽车等整车制造项目。

“河南城市群有大型车企宇通客车(600066)牵头,这也成为河南最大的优势。河南氢能产业链相对单一,配套产业和基础条件也略显不足,但在宇通客车带动下,河南城市群燃料电池客车技术实力不俗,也形成了特色发展路径。”钱伟指出。

比如,借助优越的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河南示范期内落地的大多为上游的制氢项目,例如中原油田增量配电网风电制氢示范项目、河南平煤神马东大化学有限公司16MW光伏制氢示范项目、华久氢能屋顶光伏发电制氢项目等。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在燃料电池零部件研发产业化方面,各大城市群均将其作为氢能产业发展规划中的重点任务,在关键零部件研发不断实现国产化、自主化的同时,城市群部分城市在今年扩展了燃料电池“八大件”生产线。

例如,亿华通二期年产1万台燃料电池发动机项目已在河北城市群牵头城市张家口建成,氢能科技年产4000台套风冷型氢燃料电池堆生产线项目今年将在张家口市建成投产。

再看河南城市群,新乡高新区氢能产业园现已建成河南省首条自动化氢燃料电池生产线,此外还有骥翀氢能首条全自动金属板及电堆量产生产线项目、氢储(新乡)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首条镁基固态储氢装置生产线项目等正在推进当中。

山东淄博是唯一一个横跨五大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的城市。今年4月,同清湖(淄博)氢能产业园项目正式开工,总投资50亿元。

目前,五大城市群氢能领域新生力量正在逐渐扩大,为产业注入新鲜活力,将助力城市群氢能产业规模化发展。

(作者:吴文汐 编辑:陈洁)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