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诉FCA案被美国法官驳回

据外媒报道,7月8日,美国地方法官Paul Borman驳回了通用控诉FCA诈骗的案件,通用称FCA长期贿赂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领导以得到有利的劳工协议。

通用诉FCA,FCA贿赂,FCA美国工人联合会

(图片来源:通用)

通用发言人Jim Cai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一些FCA前高管的无罪辩解中有相当多的证据可以证明该公司涉嫌欺诈,我们及时提起诉讼,并且详细说明FCA多起百万美元的贿赂行为是怎样给通用带来直接伤害的。该法官的裁定与RICO案例法背道而驰,会让更多犯罪分子逃出法律的制裁。”

FCA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从一开始就表示,这是一起无法律依据且带有偏见的诉讼。今天早些时候,法院驳回该诉讼就证明了我们是正确的。”

Borman裁定,通用第一个因果理论——FCA参与了一项贿赂以中伤其他公司的计划,“有一定吸引力,但在仔细调查后并不成立”,并表示,通用称是因FCA向UAW受贿才没有拿到更有利的劳工条款是不合理的。

通用第二个因果理论则是基于“更不相关”的损失——通用指控,FCA贿赂UAW,使其在2015年劳工合同谈判中牵头,这使得通用最终达成的协议比预算更昂贵。Borman称,通用的指控不能证明FCA行为与通用的损失有直接关系,这一点不符合《反勒索及受贿组织法》规定。FCA为何要达成一份对通用而言代价高昂、但对底特律汽车三巨头的工人来说较为慷慨的合同,这点有很多因素可以解释。他举例说,FCA的UAW员工已经拒绝了第一份合同,这给FCA带来了压力,要求其协商第二份能吸引工人的条款。该法官还认为,尽管部分通用的劳动力成本可能是因为FCA削弱通用的计划,但是也很难计算FCA作为领头谈判公司和通用自己作为领头谈判公司之间的劳动力成本区别。

UAW和FCA的官员也知道他们的劳资谈判和滥用资金已经被联邦政府调查。Borman表示:“双方都有动机向政府证明,他们进行了真诚的谈判。”

因此,法院裁定:“通用未能提出充分的事实证据,证明该公司受到违法行为的迫害,诉讼失败。通用没有提出符合标准的RICO民事索赔。”

此前,Borman要求通用和FCA负责人见面并在八日以后报告该案情况。6月,美国第六巡回上诉法院搁置了Borman的裁定,并在7月6日驳回了通用寻求更换地方法官的要求。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